枫溪谷记
发布日期:2019-01-14

话说罗霄山脉由九岭山一路向南,蜿蜒800里,纵贯湘赣边界,峰峦叠翠,千姿百态,起伏连绵。其间有一处名山叫武功山,武功山西侧无数多的余脉之中,有一处小山冲,就叫枫溪谷。





这枫溪谷并不是一处名胜之地,因其地处沪昆高速和岳汝高速的连接线中间位置,往东、西方向各四公里与高速联通,交通可谓便捷之至。加上山环水绕,茂林修竹,古道村居,因此被人发掘出来,进行美化打理,几年下来终于小有模样。


枫溪谷大门是一座古意十足的粉墙黛瓦门廊,门里门外,有绿树红枫掩映。进门左侧,沿青石板石阶拾级而上,有一座木质框架结构的房屋,名叫丹枫山庄。正门前几根木柱子为这幢并不高大的房屋平添几分轩昂的气势,据说这里是接待和管理中心。

 

丹枫山庄前面的道路两侧,长满了浓密的慈孝竹,夹道耸立,婆娑摇曳,微雨时节,恍惚有一阵阵翠绿拂面而来。沿路前行百十米,忽然水色天光为之一开,桃花、李花夹岸数百米,或虬枝斜逸掩映水面,或自在烂漫浅笑于草丛。间或有一两叶小舟,悠游于湖面中央,三五娇娃,浅笑低吟,随浆声灯影,浅远而迷濛……

 



 

此处名为红枫湖,深秋甫至,则成了枫叶的世界,或深红,或浅红,或黄中带红,或艳若二月红花,山上岸上,绚烂一片。

 

红枫湖的西岸迴弯处,有一口水井,青石板井台,石板阶梯与湖面相接引。上世纪七十年代,这里是知识青年林场,一百多城市里来的少男少女在这里生活、挣扎了十多年。

 

这口水井就是他们当年淘米洗菜、汲水浆衣的地方。间或有几对情窦初开的男孩女孩,在井台上或眉目传情,或暗表心迹,乃至双双携手,划一叶小舟,乘着月明如水飘过湖面,穿过竹林中的小径,来到山顶小木屋······

 

往事如烟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但遗迹依旧,井台依旧静静地在湖的一角看春花秋月。

 

井台的坡上是几间旧瓦房,当年知青林场场部的一个影子。那些场部办公室、宿舍、夜校教室、食堂等等,早已不复存在。但湖那边的竹林小径还在,小径的尽头,便是情人小木屋,木头年代久远,爬满了青藤。好事者进行了修整,还加了一副对联:小木屋遮风避雨,有情人地老天荒。

 



 

什么都会流逝,只有爱不会老去!

 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知青们回城了。岁月带走了他们的欢乐和悲伤,也带走了他们的故事。曾经热血沸腾过的土地,又寂静了下来,荒芜了三十多年。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,枫溪谷的投资者进来了,但他并没有大兴土木,只是在知青场部旧址上方,依山就势建了一幢房子,是为丹枫村舍。

 



 

丹枫村舍北面约300米处,建了一座小型酒店,是为丹枫酒店。这两处地方,据说是专为那些愿意暂时远离城市喧嚣,回到大自然中放松身心,梳理思绪,休养生息的人士而打造。酒店和村舍各有一副对联,听说为枫溪谷主人自撰,似乎是对这片地方的一个注脚,兹录如下。

 

村舍对联是:室有余香尽是幽兰雅蕙山桂子,身无长物无非唐诗宋词古文章。

 

酒店的对联是:留一份闲情品山中岁月静好,理几番思绪看天外云卷云舒。

 

也许,这只是他个人的一种心境或念想;也许,在而今这个“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”的世道,也还有人愿意找个静静的地方,远离滚滚红尘,爬爬山,散散步,见几个老友,看几本旧书,怀怀旧,养养神。

 

       “噫,微斯人,吾谁与归?”感于此,是为记!

上一篇:已经是第一篇了

下一篇:枫溪谷的秋色呢喃

Copyright © 2018 湖南枫溪谷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.All Rights Reserved. 湘ICP备14051526号 技术支持:英铭长沙网站建设
技术支持 英铭科技